标签:宋史演义 第4页

历史书籍

宋史演义 第七十回 岳家军克复襄汉 韩太尉保障江淮 作者:(民国)蔡东藩

评历史 发布于 2019-05-15

却说张浚镇守关、陕三年,因刘子羽及吴玠兄弟,赞襄军务,虽未能规复关、陕,但全蜀赖以安堵;且以形势牵制东南,江、淮亦少纾敌患。自吕颐浩入相后,与张浚虽无宿嫌,恰也不甚嘉许,更有参政秦桧,阴主和议,当然是反对张浚。桧平居尝大言道:“我有二策,可安抚天下。”及问他何策,他又言:“未登相...

历史书籍

宋史演义 第六十九回 破剧盗将帅齐驱 败强虏弟兄著绩 作者:(民国)蔡东藩

评历史 发布于 2019-05-15

却说建炎四年冬季,下诏改元,即以建炎五年,改为绍兴元年。高宗因秦桧南归,得知二帝消息,因于元旦清晨,率百官遥拜二帝,免朝贺礼。自从金人南下,骚扰中原,兵民困苦流离,多啸聚为盗,迭经各路将帅,剿抚兼施,盗稍敛迹。惟尚有著名盗目,忽降忽叛,为地方患,宋廷复设法羁縻,令为各路镇抚使,如...

历史书籍

宋史演义 第六十八回 赵立中炮失楚州 刘豫降虏称齐帝 作者:(民国)蔡东藩

评历史 发布于 2019-05-15

却说金兀朮驱众杀出,时已天晓,韩世忠夫妇,早已起来,忙即戎装披挂,准备迎敌。世忠已轻视兀朮,不甚注意,惟饬令各舟将士,照常截击,看那敌舟往来,却比前轻捷,才觉有些惊异。蓦闻一声胡哨,敌舟里面,都跳出弓弩手,更迭注射。正想用盾遮蔽,怎奈射来的都是火箭,所有篷帆上面,一被射中,即哔哔...

历史书籍

宋史演义 第六十七回 巾帼英雄桴鼓助战 须眉豪气舞剑吟词 作者:(民国)蔡东藩

评历史 发布于 2019-05-15

却说高宗闻金兵追至,亟乘楼船入海,留参知政事范宗尹,及御史中丞赵鼎,居守明州。适值张俊自越州到来,亦奉命为明州留守,且亲付手札,内有“捍敌成功,当加王爵”等语。吕颐浩奏令从官以下,行止听便。高宗道:“士大夫当知义理,岂可不扈朕同行?否则朕所到处,几与盗寇相似了。”于是郎官以下,多...

历史书籍

宋史演义 第六十六回 韩世忠力平首逆 金兀朮大举南侵 作者:(民国)蔡东藩

评历史 发布于 2019-05-15

却说张浚、吕颐浩集众会议,颐浩仍主张进兵,且语诸将道:“今朝廷虽已复辟,二贼犹握兵居内,事若不济,必反加我等恶名。汉翟义、唐徐敬业故事,非即前鉴么?”诸将齐声道:“公言甚是,我等非入清君侧,决不还师。”议既定,复驱军直进,径抵临平。遥见苗翊、马柔吉等,沿河扼守,负山面水,扎就好几...

历史书籍

宋史演义 第六十五回 招寇侮惊驰御驾 胁禅位激动义师 作者:(民国)蔡东藩

评历史 发布于 2019-05-14

却说金娄室为吴所败,退至咸阳,因见渭南义兵满野,未敢遽渡;却沿流而东。时河东经制使为王庶,连檄环庆帅王似,泾原帅席贡,追蹑娄室。两人不欲受庶节制,均不发兵。就是陕西制置使曲端,亦不欲属庶。三将离心,适招寇虏。娄室并力攻鄜延,庶调兵扼守,那金兵恰转犯晋宁,侵丹州,渡清水河,复破潼...

历史书籍

宋史演义 第六十四回 宗留守力疾捐躯 信王榛败亡失迹 作者:(民国)蔡东藩

评历史 发布于 2019-05-14

却说高宗欲巡幸东南,偏有一人,接连上表,请他还汴。这人非别,就是东京留守宗泽。泽受命至汴,见汴京城楼隳废,盗贼纵横,即首先下令,无论赃物轻重,概以盗论,悉从军法,当下捕诛盗贼数人,匪徒为之敛迹。嗣是抚循军民,修治楼橹,阖城乃安。会闻河东巨寇王善,拥众七十万,欲夺汴城,泽单骑驰入善...

历史书籍

宋史演义 第六十三回 承遗祚藩王登极 发逆案奸贼伏诛 作者:(民国)蔡东藩

评历史 发布于 2019-05-14

却说金兵既退,张邦昌尚尸位如故,吕好问语邦昌道:“相公真欲为帝么?还是权宜行事,徐图他策么?”邦昌失色道:“这是何说?”好问道:“相公阅历已久,应晓得中国人情,彼时金兵压境,无可奈何,今强虏北去,何人肯拥戴相公?为相公计,当即日还政,内迎元祐皇后入宫,外请康王早正大位,庶可保全。...

历史书籍

宋史演义 第六十二回 堕奸谋阖宫被劫 立异姓二帝蒙尘 作者:(民国)蔡东藩

评历史 发布于 2019-05-14

却说钦宗闻京城已陷,恸哭未休,忽卫士等鼓噪进来,求见钦宗,钦宗只好登楼慰遣。凑巧卫士长蒋宣到来,麾众使退,并拟拥护乘舆,突围出走。孙傅、吕好问在旁,以为未可。宣抗声道:“宰相误信奸臣,害得这般局面,尚有何说!”孙傅又欲与争,还是吕好问劝解道:“汝等欲翼主出围,原是忠义,但此时敌兵...

历史书籍

宋史演义 第六十一回 议和议战朝局纷争 误国误家京城失守 作者:(民国)蔡东藩

评历史 发布于 2019-05-14

却说金将粘没喝围攻太原,姚古、种师中两军,奉命往援。古复隆德府威胜军,师中亦迭复寿阳榆次等县,进屯真定。朝议以两军得胜,屡促进兵。师中老成持重,不欲急进,有诏责他逗挠。师中叹道:“逗挠系兵家大戮,我自结发从军,从未退怯,今老了,还忍受此罪名么?”随即麾兵径进,并约姚古等夹攻,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