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亚洲四小龙

亚洲四小龙,是指自20世纪60年代末至90年代期间,亚洲四个发展迅速的经济体:韩国、中国台湾地区、中国香港地区和新加坡

亚洲四小龙在70年代之前以农业和轻工业为主导,70-90年代经济发展高速。它们利用发达国家向发展中国家转移劳动密集型产业的机会,吸引外国大量的资金和技术,利用本地廉价而良好的劳动力优势,适时调整经济发展策略而发展迅速,成为亚洲继日本后的发达国家和地区,其成功的经济发展过程和经验是发展经济学研究的典型例子。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后,随着国际经济情势的发展变迁,此名词已较少使用。

名称由来

“亚洲四小龙”是20世纪通行于亚洲国家的名词与概念,西方国家将其称为“亚洲四虎”(英语:Four Asian Tigers,德语:Tigerstaaten)。

另有“亚洲四小虎”(Tiger Cub Economies)一词,指印度尼西亚、泰国、马来西亚和菲律宾等四个亚洲发展中国家。

地区介绍

韩国

大韩民国,简称韩国。位于东北亚,是一个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宪法领土范围为整个朝鲜半岛及附属岛屿,实际领土约占朝鲜半岛总面积的4/9。位于亚洲大陆东北朝鲜半岛南部,东、南、西三面环海,面积9.96万平方公里,半岛海岸线全长约1.7万公里(包括岛屿海岸线)。自20世纪60年代以来,韩国政府实行了“出口主导型”开发经济战略,推动了本国经济的飞速发展,在短短几十年里,一跃成为发达国家,缔造了令世界瞩目的“汉江奇迹”,韩国的人类发展指数2012年达到了0.909(极高),2006年人均GDP达到2万美元大关,到2013年人均gdp跨入世界30强。

中国台湾地区

中国台湾地区扼西太平洋航道的中心,是中国大陆与太平洋地区各国海上联系的重要交通枢纽。台湾在经贸方面以高科技产业赚取外汇优先,于1970和1980年代与中国香港地区、新加坡及韩国并列为亚洲四小龙,经济发展迅速,于90年代跻身发达地区之列;无论人均所得或人类发展指数均与世界其他先进国家及地区齐平。2017年,台湾的GDP总量折合人民币约39072亿元,台湾过去7年的年平均GDP增速为3.36%。就台湾的经济总量而言,台湾省刚好可以排在大陆河南省(44988.16亿元)的后面,四川省(36980.22亿元)的前面,位列中国各省第6位。

在1990年,经济总量占比曾达到大陆的43%。如今随着大陆的崛起和台湾经济的放缓,台湾当年的地位不再。就台北人均GDP来看,2017年台北常住人口275万人,按常住人口算,人均GDP为19.682万元,在台湾排名第一,在全中国的话,仅排在深圳(20.45万元)后面,排名第二。在产业方面,台北集中了全台湾科技、工业等大部分优秀企业,台积电、统一、明基等等。台湾2020年gdp总量约为6440亿美元。

中国香港地区

香港现今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特别行政区,繁华的国际化大都市。1842年至1997年,香港是英国的殖民地;1997年7月1日,中国对香港恢复行使主权。地处珠江口以东,北接广东深圳市,南望广东珠海市的万山群岛,西迎澳门特别行政区。香港是国际重要的金融、服务业及航运中心,也是继纽约、伦敦之后的世界第三大金融中心。香港是中西文化交融的地方,同时为全球最安全、富裕、繁荣和生活高水平的城市之一,有“东方之珠”、“美食天堂”和“购物天堂”等美誉。香港把华人的智慧与西方社会制度的优势合二为一,以廉洁的政府、良好的治安、自由的经济体系以及完善的法治闻名于世,特别回归中国后,得利于开放的内陆往港的旅游业,大大增加了收入,解决金融风暴下的失业率,使其在原四小龙之中其它三地受冲击带来的持续不振,而独竖一帆。

香港有“东方之珠”的美誉,人口约713万(2012年),总面积1104平方公里,是全球人口最密集的地区之一。香港可分为四个部份:香港岛、新界、九龙和离岛。九龙是位于北边港口的半岛,香港岛的面积78平方公里,是香港主要的金融商业区,但只占全香港陆地面积的7%,新界的面积约980平方公里,相当于香港陆地面积的91%。离岛共包括262个岛屿,最大的离岛大屿山几乎是香港岛的两倍大。1997年7月1日,中国对香港恢复行使主权以来。香港实行资本主义制度、“港人治港”的政策,享有独立立法、司法、行政权及免向中央缴纳关贸税等政策,以廉洁的政府、良好的治安、自由的经济体系及完善的法治闻名于世。香港是中西方文化交融之地,也是国际和亚太地区重要的航运枢纽和最具竞争力的城市之一,经济自由度指数位居世界首位。

新加坡

新加坡是东南亚的一个岛国,也是一个城市国家。该国位于马来半岛南端,毗邻马六甲海峡南口,其南面有新加坡海峡与印尼相隔,北面有柔佛海峡与马来西亚相望,并以长堤相连于新马之间。新加坡是全球最为富裕的国家之一,其经济模式被称作为“国家资本主义”,并以稳定的政局、廉洁高效的政府而著称。新加坡是亚洲最重要的金融、服务和航运中心。根据2014最新期全球金融中心指数的排名,新加坡是继纽约、伦敦和香港之后的世界第四大金融中心。新加坡在城市保洁方面成效显著,绿化效果良好,走在新加坡,犹如徜徉于绿叶红花之海,故有“花园城市”之美称。

形成模式

外在环境

儒家文化背景基础:韩国、中国台湾地区、中国香港地区和新加坡都位于“儒家文化圈”内,有相当类似的文化背景,而勤劳、节俭、重视教育这些传统观念都有助于经济发展。

西方价值观影响:韩国和台湾是在1950年代至1960年代美利坚合众国的影响和援助之下,能够和西方价值体系及经济体系接轨;而新加坡与中国香港地区皆曾受到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英国)殖民统治,在法治、教育、经济各方面都深受影响。英格兰人奠定的基础建设也成为日后工业化与经济发展的基础。

政治高度稳定:韩国、中国台湾地区与新加坡当时是在威权政体之下,香港是由殖民政府一手主控,稳定的政治环境有助于刺激经济发展,政策也相对具有高度一致性与延续性。

经济特点

韩国、中国台湾地区、中国香港地区和新加坡都属于幅员不大、工矿资源很少,但地理位置优越且同西方发达国家有特殊关系的国家(或地区),并均为东亚或东南亚强国(或地区),政治中心也都是亚洲数一数二的大城市。它们的经济发展具有一些鲜明的特点:

①增长速度快。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国民生产总值年平均增长速度都接近或超过10%。

②出口扩张迅速。中国台湾地区1970年出口总值是1960年的9倍,1980年为1970年的13倍;韩国1980年出口总值是1960年的534倍;新加坡1980年出口总值是1965年的20多倍。其间中国大陆在1972年后,海上贸易逐渐得到解封,急需补充工业产品,从这时起陆续有四小龙产品开始进军中国大陆,使其工业产品更加日益猛增,它们长期的繁荣实质与开始拥有中国这个市场密不可分。

③经济结构发生重大变化。韩国农业在国民经济中的比重从1961年的47.4%降为1985年的15%,工矿业从16.5%上升为33.4%;中国台湾地区农业比重从1952年的35.7%降为1978年12.1%,工业比重从17.9%上升为40.3%。中国香港地区与新加坡也从转口港变为工业城市。

④人均国民收入水平迅速提高。

⑤失业人数减少,收入分配相对平均。80年代这些国家和地区的失业率都降到4%以下,收入分配与欧美等国相比较为平均。

促进因素

对亚洲四小龙的经济发展起促进作用的有以下因素:

①外部世界比较有利的发展环境:20世纪50~70年代,世界主要发达国家经济高速发展,为亚洲四小龙的出口导向发展提供了良好的外部条件。科学技术革命使发达国家生产转向技术和资本密集工业,亚洲四小龙拥有质高价廉的劳动力资源,正好发展劳动密集工业。东亚地区的稳定也使它们可以把主要精力放在经济发展上。

②实行正确的经济政策:台湾从20世纪50年代后期开始,放弃凯恩斯主义政策,采用货币贬值以利出口,提高利率以抑制通货膨胀,并刺激居民储蓄以增加投资来源等政策。韩国也仿效台湾货币贬值提高利率等方法。新加坡与中国香港地区则抓住有利时机,将消费城市转变为工业城市。

③发挥政府的积极作用:亚洲四小龙的政府都为经济发展创造各方面的有利条件,并积极参与投资,适当进行经济管理。

④中华优良的文化传统:亚洲四小龙同属中华文化区,在经济发展过程中,都注意发扬了注重教育、甘于吃苦、勤俭节约等传统。

⑤西方价值观影响:中国香港地区与新加坡受到英格兰殖民统治,在法律、教育、经济各方面都深受影响;而中国台湾地区和韩国则是在1950年代以后深受美国影响,能够和西方价值体系及经济体系接轨。

影响范围

亚洲四小龙的发展历程,后来被亚洲许多国家如亚洲四小虎等借鉴,这些国家在10余年后经济得到大幅度的发展。但是由于过于依赖国际资本及偶有政治冲突、种族冲突,而成为当地经济层面的一些隐忧,也是亚洲金融危机造成巨大损失的原因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