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典故: 清白吏子孙

清白吏子孙原文

陈子庄先生曰:“先大父①居官,清谨自持。道光元年,摄泗州事。州地处下游,每年春秋之间,城处半成泽国,例请赈恤②,然当赈恤之地,民皆转徙,无可稽核。悉以虚册报销,故皖省有南漕北赈③之谣,公独不肯办,触怒上官,几致参劾,遂解州事。人皆以为愚,公但笑应之而已。尝谓余兄弟曰:‘我虽不得此钱,以‘清白吏子孙’五字贻尔等,不亦厚与?’此事通州白小山尚书载入公墓志中。前年余代理新阳县事,吏胥④有请少报熟田多征米者,余曰:“祖不吃赈,孙顾吃荒,可乎?’一笑谢之。”

清白吏子孙译文

陈子庄先生说:先祖父做官廉洁谨慎,自我约束。道光元年(1821年)先祖父兼理泗州事务,泗州城位处于淮河下游,每年夏转秋之季,城外一半被河水淹没。按规定应向朝廷请求钱物救济百姓。然而,应该救济的地方百姓全都流浪迁徙居无定所,无法考核查对,就全造假公文把赈灾款项报请上级核销,所以,安徽省有“南粮北富”的流言。唯独祖父正直无私不同意这样做,触怒了上级官员,几次招致弹劾,于是被免除泗州官职。别人都认为祖父傻,但祖父也只是笑着应和、接受而已。祖父曾经告诉我兄弟二人说:“我虽然没有得到这钱,但把‘清白吏子孙’五字留给你们,不就是财富吗?”工部尚书白镕把这件事记录在祖父的墓志中。前年,我代理新阳县官职,掌管簿书案牍的官吏请求少上报庄稼成熟的田地,用来把多征的粮食赋税为己。我说:“祖父不吃救济之粮,子孙却考虑饥荒之粮,应该吗?”礼貌的推辞拒绝了。

[注]
①大父:对去世祖父的尊称。
②赈恤:以钱物救济贫苦或受灾的人。
③南漕北赈:意思是南粮北富。
④吏胥:地方官府中掌管簿书案牍的官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