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名将杨伯涛

杨伯涛(1909—2000),湖南芷江人,侗族,1926年加入王天培第十军教导团,参加北伐战争,1927年国宁汉分裂,杨伯涛转入程潜第六军教导团,任第六军第十九师排长。1929年春,考入黄埔军校第七期。1935年考入南京陆军大学第十四期。1937年,淞沪会战爆发后,由十八军军长罗卓英委任为营长,率部抗日。1938年,转任黄维十八军十一师上校参谋主任,参加南海战役,保卫南昌。后又随军到平江地区协助汤恩伯阻击西侵日军。1939年2月,任九十四军一八五师五五三团团长,驻宜昌西岸,隔襄河与日军对峙,经常率部过河游击,破坏日军后路和偷袭日军据点。1940年5月,参加枣宜会战。宜昌失陷后,随九十四军在大巴山高地守卫重庆门户,与日军对峙。1941年任一八五师参谋长,参加反攻宜昌之战。1943年1月,参加鄂西战役。1943年10月,参与策划常德会战,主管作战计划。1945年5月,雪峰山会战中,日寇妄图夺取芷江机场,杨伯涛所在的十八军奉何应钦之命协助王耀武第四方面军作战,大获全胜。杨伯涛率部自溆浦南下,收复山门市,歼日军一个轻重联队和步炮队一部,在空军配合下占领日军后方交通唯一通道石下江,将日军包围,促成雪峰山大捷。1947年7月,接替胡琏任整编十一师师长。1948年10月任十八军军长,列入黄维十二兵团,开赴淮海战场。1948年12月15日黄维兵团在淮海战役中被歼,杨伯涛也在双堆集被俘。1959年12月4日第一批获特赦,任全国政协文史专员。2000年因病逝世,终年91岁。

人物简介

杨伯涛,出生于湖南省芷江县垅坪乡的一个农民家庭。16岁参加北伐,19岁在国民革命军当排长。往后转战南北,英勇善战,战功显赫,尤其在著名的湘西“雪峰山战役”中出奇制胜,打败横行一时的日寇,成为抗日名将,更受蒋介石的器重,成为蒋介石嫡系第十八军军长(少将军衔)。他正值官运亨通之时又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战俘,于1959年第一批获特赦,又得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总理周恩来的关爱和三次接见,并安排他担任全国政协文史专员,成为全国政协委员。

生平经历

湖南省芷江县人,侗族,1909年4月19日出生于芷江县垅坪乡的一个农民家庭。幼年丧父,由母养育,无力供给学费,中学只读一年,受革命思潮影响,1926年投黔军王天培第十军教导团当学兵,参加北伐战争,从湖南打到湖北。1927年国民党宁、汉分裂,他转入程潜第六军教导团学习,毕业后任第六军第十九师排长。

8月,考入中央军校武汉分校第七期。钱大钧教导第三师在武汉军分校成立,他未毕业即调任教三师排长。1930年中原大战后,教三师并入第十八军,随该师归隶十八军序列。

9月升任连长。1935年考入南京陆军大学第十四期。1937年8月,八一三抗战爆发后,他弃学赴沪,由十八军军长罗卓英委为营长,率部搏斗,后调任军部参谋,自淞沪战场转移至皖南广德战场,均深入第一线视察,及时将下情上报。战后复学,1938年7月毕业,转任黄维十八军十一师上校参谋主任,参加南海战役,保卫南昌。后又随军到平江地区协助汤恩伯阻击西侵日军。1939年2月,任九十四军一八五师五五三团团长,驻宜昌西岸。当时,隔襄河与日军对峙,经常率部队过河游击,破坏日军后路和偷袭日军据点,颇有成绩。1940年5月,参加枣宜会战。宜昌失陷后,随九十四军在大巴山高地守卫重庆门户,与日军对峙。1941年任一八五师参谋长,参加反攻宜昌之战。1943年1月,任八十六军参谋长,参加鄂西战役。7月,任陈诚六战区总部参谋处长。10月,参与策划常德会战,主管作战计划。收复常德后,由陈诚委为十八军十一师师长,守备常德、汉寿。1945年5月,侵华日军发动湘西雪峰山战役,妄图夺取芷江机场,解除中美空军制空权。他所在的十八军奉何应钦之命协助王耀武第四方面军作战,大获全胜。他率部自溆浦南下,收复山门市,歼日军一个轻重联队和步炮队一部,在空军配合下占领日军后方交通唯一通道石下江,将日军包围,促成雪峰山大捷。

3月国民党军队缩编,十八军缩编为整编十一师,他所在师缩编为十一旅,任旅长。后他跟随国民党反动派打内战,所在部队开赴鲁西南,先后在钜野县张凤集、龙固集、江苏宿迁、鲁南、鲁西、大别山与解放军作战。1948年7月,接替胡琏任整编十一师师长。

1948年9月22日晋少将军衔,整编十一师恢复十八军番号,曾一度离军回籍,10月任十八军军长,列入黄维十二兵团,开赴淮海战场。12月15日黄维兵团在淮海战役中被歼,他也在双堆集被人民解放军31军第91师步兵271团7连班长俘获。

在解放军教导队学习期间,他写了《美军战术之研究》,供志愿军赴朝作战参考。1953年教导队解散,他受优待,未经军法审判。1959年12月4日第一批获特赦,周恩来总理安置他在全国政协任文史专员。80年代以来,任第六、七届全国政协委员、黄埔军校同学会对台联谊会副主任、民革中央监察委员会委员、祖国和平统一促进会委员,为祖国的和平统一做了大量工作。著有《学习毛主席军事著作:记解放战争蒋军的覆灭》、《陈诚军事集团纪要》。2000年3月因病逝世,终年91岁。

雪峰屈敌

1944年,抗战进入第七个年头时,中国军队在湖南芷江建起了一座大型机场,进驻中、美混合空军一个团,肩负着对侵华日军的战略攻击。远程轰炸机B-29的轰炸,使气焰极为嚣张的日军在湘桂、粤汉铁路线陷于瘫痪,整个长江航运不能畅通。日军深受威胁,视芷江机场为心腹大患,认为必须尽快捣毁方能确保东面的水陆交通。为了夺取芷江机场,1945年5月初日军发动了震惊中外的湘西雪峰山战役,杨伯涛所在第十八军奉命参加战斗。

战前日中双方的军事态势是——日军方面:自1945年3月起开始调集部队,修复公路铁路,修整交通通信,屯积粮食弹药,进行会战的各种准备。这次日军的最高指挥官是日军第二十军司令官坂西一郎,所属部队有第一一六师团、第四十七师团、第三十四师团、第六十八师团、第六十四师团一部及独立八十六旅团,另附特种部队,总兵力有20余万人。中国军队方面:担任湘西沅水以南地区及芷江飞机场全面守备的是王耀武的第四方面军,辖第七十三军、第七十四军、第一○○军。这次会战中国军队的最高指挥官是何应钦。何应钦原驻昆明,由于战况紧急,他把前方指挥所设在安江,亲临前线指挥。

1945年3月下旬,日军进攻部队已均按预定部署进入位置,4月开始向中国军队攻击,但遭到中国军队节节阻击。敌人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巨大的代价,每每为争夺一个要点,都是经过短兵相接的肉搏战而几易其手,致使日军前进非常迟缓,于5月下旬才到达湘西雪峰山主阵地前沿,日寇的兵员粮弹大量消耗,精力疲惫。此时,中国军队指挥部已知日军全部进入战场,攻势即将到达顶峰,于是采取灵活的部署,使用新锐兵团转移攻势以歼灭正面敌军。命令黔桂边区汤恩伯第三方面军所属牟廷芳第九十四军,由城步、绥宁快速前进,向武冈西北与施中诚第七十四军对战之敌军的左侧展开攻击。经过激战,该军逐步进展到武冈、瓦屋塘一线。日军受到左侧的压力,不得已暂停对雪峰山的正面进攻。七十四军也乘机转守为攻,协同九十四军围歼当面之敌,致使日军侧背受到严重威胁。第十八军军长胡琏命令杨伯涛第十一师为先头部队,第一一八师随后跟进,第十八师殿后,以日行军40余公里的速度向沅陵、辰溪地区进发。

中国战区陆军总司令何应钦与第四方面军司令官王耀武原定的作战计划是:待日军攻势顿挫时,将未经战斗的新锐第十八军使用于雪峰山正面阵地,居高临下向敌转移攻势,予以粉碎性的打击,一举解决整个战局。四方面军参谋长邱维达及其他人建议:“日军主力部队在雪峰山正面,企图直驱芷江,而其两翼则是助攻掩护部队,兵力较为薄弱。中国军队如由正面阵地出击,适攫其锋、针锋相对,日军正面主力部队攻势受挫,虽有损失,但基本上仍保持强大兵力,难保必胜。不如向敌侧面薄弱部分出击,较有把握。”最后指挥部改变原定计划,决定以第十八军由溆浦、新化方面南下,向日军右侧背之邵阳、隆回、洞口以北展开攻击,直取日军后方要点,斩断前线日军与邵阳的联系,形成包围态势。当时第十一师已通过辰溪、花桥、怀化到达安江附近,由于计划改变,立刻掉头向溆浦前进,第一一八师向溆浦以东前进,十八师向新化前进。

杨伯涛第十一师通过溆浦后,即以战斗态势搜索前进,第一攻击目标指向敌右侧交通要道山门镇,第二攻击目标指向敌主要交通线邵阳至洞口公路线。前锋至山门以北之马头骨附近,即遭遇日军迎面阻击。正激战间,日军一个步兵联队(团)和一个辎重联队,经山门向龙潭方向前线之敌增援。杨伯涛师乘敌运动之际,迅速肃清当面少数之敌,将锋芒转向这个联队。该敌盘踞在附近高地和村庄顽固抵抗,杨伯涛师的官兵乘锐攻击,与敌肉搏拼杀。日军素与武士道白刃战见长,咆哮挥刀“呀呀”直冲向十一师官兵。杨伯涛师拥有美式近战武器冲锋枪,数步之内密集向日军迎头扫射,日军中弹纷纷倒地。经整日战斗将该联队大部歼灭,缴获山炮两门、步枪多挺,生俘日军60余名,胜利结束了这场激战。

次日,十一师乘胜向山门要点进攻。山门是一隘口,为东西要道,是日军第一线部队补给中继站,有日军防守。杨伯涛指挥部队从山门之东北地形比较隐蔽方面迂攻击,在十一师两面攻击下,敌向南溃逃。杨伯涛即命副师长王元直指挥一个团追击,敌辎重部队负载臃肿,在山地行动迟滞,王副师长抓住日军这一弱点,分兵截击,又全歼敌辎重联队,缴获日产大洋马300余匹及其他武器辎重。十一师于5月12日克复山门要地,日军右翼侧背阵地开放一大缺口,后方交通补给顿即闭塞。日军雪峰山前线部队立即抽集兵力反扑,企图夺回山门。杨伯涛指挥部队在山门北面高地占领侧面阵地,组织火力网控制东西道路。日军进攻时,摸不着十一师主阵地所在,向山门盲目射击一阵,即贸然前进。这时,杨伯涛一声令下,枪炮齐吼,日军毫无还手之力,先头部队被歼灭过半,后续部队只得翻山越岭,觅路逃窜。

为彻底截断日军后方交通,协同友军全歼日军,杨伯涛命令部队继续向南攻击前进,以实现第二个攻击目标,截断邵阳至洞口间公路。这时日军在雪峰山前线的攻击部队由于形势不利,已开始向东后撤,部队猥集于惟一交通线洞口至邵阳公路两侧,每一山头和村庄都有日军占据。杨伯涛第十一师每前进一步,都遭日军的顽强抵抗。由于第十一师全是美械装备,火力较日军已占优势,又加之中美混合团空军积极协同战斗。美军联络官司乐中校携带陆空联络电台随杨伯涛身边行动,在战场呼叫飞机驾驶员,指示射击和轰炸目标,纠正驾驶员的飞行方向与角度,使其准确地命中目标,敌遭受重创。而日军的飞机则雉伏不出,只拂晓时一刹那间,以单机低空飞行,从杨伯涛师阵地上一掠而过,根本不起威胁作用。为此,十一师主宰战场,席卷敌阵。

在飞机的掩护下,第十一师以一个团的兵力向公路要点石下江市展开攻击,这里日军工事不甚坚固,被十一师一举攻占。占据石下江,完全截断日军赖以补给的惟一交通线,形成对日军的四面包围。南面战场,第三方面军的第九十四军经过激烈战斗,击破武冈、新宁之日军。日军向东溃退,九十四军衔尾追击,封锁了南部战场。

据守雪峰山东麓的第七十四军、第一○○军不失时机全线发动反攻,将士们不顾长期苦战疲劳,奋勇咬住敌人毫不放松。日军在包围圈内越来越紧缩,濒临绝境。杨伯涛判断,第十一师占领石下江,卡住了日军咽喉,日军处在严峻关头,势必竭尽全力,打开一条血路,与十一师格斗到底,同归于尽。因此杨伯涛决心提前应对日军的突围大战,以免因胜利冲昏头脑,掉以轻心,贻误大局。他决定以主力面对由雪峰山涌来的日军,占领有利地形构筑工事、加强封锁、迎击突围之敌,另以一个团,占领石下江市一座坚固建筑,卡住公路、闭塞交通,成为阵地钥匙。第十一师正在秣马历兵、严阵以待最后决战之际,忽然接到军长胡琏转来上级命令:令杨伯涛将扼守石下江的一个团全部撤离,十一师集中全力向敌侧面攻击。这样就豁出一段口子,让日军顺公路逃窜。日军一见有路可逃,就不顾一切,狼狈逃命。杨伯涛虽督率部队向敌侧追击,但斩获敌数不多。中国各方面友军经过追击,很快收复失地,恢复了会战前态势,雪峰山战役于6月初胜利结束。

这次战役,日军强弩之末,攻击受挫,势穷力竭,陷于重围,中国军队本可全歼日军,取得更大的胜利,不料上级命令放开口子,大部分日军逃脱。大胜之局,功亏一篑,杨伯涛深感惋惜。事后了解,因重庆此时正召开国民党六中全会,全体与会人员对湘西战事十分关注。尤其当杨伯涛第十一师攻克山门时,战场形势顿呈有利态势,在安江指挥所的总司令何庆钦及王耀武等高级官员、美军高级官员额手相庆。重庆方面更为兴奋,立即发动各界组织慰劳团,携带慰劳品来到芷江犒军。在这种气氛下,何应钦不愿战事拖延,影响六中全会的情绪,踌躇再三,才决定开放石下江,给日军一条生路,提早结束历时两月之久的湘西会战。

杨伯涛的第十一师在这次战役中伤亡官兵400余人。战后,杨伯涛征得全师官兵的同意,在山门建立“第十八军第十一师抗日阵亡将士纪念坊”以慰英灵,永垂崇念。杨伯涛带十一师清扫战场后,暂住辰溪休息,第四方面军司令官王耀武亲自来到十一师慰问,并且集合官兵代表召开了隆重的庆功大会。国民政府军政部部长陈诚专程从重庆来到辰溪慰问各参战部队,还特意召见军长胡琏和杨伯涛。

受降任务

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宣布无条件投降。这一天对杨伯涛和将士们来说是异常高兴的日子。杨伯涛情不自己,欣然作诗四首:喜听日本天皇投降

作诗四首

电波频率遍五洲,屈膝降幡出日酋,

元凶巨恶伫授首,公理正义终崭头。

八年抗战史无前,全民凝聚力弥坚,

历尽艰险制强暴,巍然屹峙震宇寰。

炎黄儿女气节高,赴汤蹈火志不挠,

雪峰山峦挥大纛,虾夷授首恨稍消。

铜柱纪功孰与伦,翘首极目受降城,

阖族欢呼眉宇昂,神州重光焕新声。

乞降使节

1945年8月21日,日本乞降使节今井武夫一行8人飞抵芷江机场,向中国战区总司令何应钦投降,由中国战区总司令部参谋长肖毅肃主持受降,并由肖毅肃指示日军投降应准备和执行的一切事宜。何应钦将日军侵占区划分为十五个受降区,日军各在所属地区向中国军队指定的部队受降主官接受命令,解除武装投降,听命安排遣返回归日本本土。杨伯涛担任湘阴受降任务,受降任务的关键是收缴日军武器装备,彻底解除其武装。这一任务绝不能草率从事,需要详细周密筹划。事前杨伯涛等召集有关人员进行讨论,最后作出决定,各负其责。日军师团长船引正之在呈递投降书后,前期各项工作告一段落。9月15日即按照所颁命令程序,开始执行。

受降仪式

9月15日,日军投降、中国军队受降仪式按期举行。这天天气晴朗,在师司令部驻地的大厅正中设一长桌,杨伯涛在北面正中就座,左为副师长王元直,右为参谋长吴廷玺,两侧卫士肃立,礼堂外亦列有副官及卫士。上午9时,日军师团长船引正之中将率参谋长及随员二人到达司令部门外,由师部副官主任翟连运及随员一人引入礼堂。船引正之在前,其参谋长等人在后,一齐立正脱帽向杨伯涛行鞠躬礼。船引正之随即双手呈上投降书及所有的表册,又将其身上佩带的手枪一支、战刀一把和十二倍望远镜一并摘下,双手高举一一呈献给杨伯涛,再一次脱帽向杨伯涛鞠躬行礼。杨伯涛事前未料想到有此一节,所以毫无准备,只好自己站起身来用双手接过,幸亏师部副官段象海很机灵,迅速由礼堂外转至杨伯涛的身边,将东西接过去,杨伯涛才从容转过面来,对着船引正之点头表示接受。在仪式进行中杨伯涛没有讲话,避免在此场合感情冲动,有失体面,因此出现片刻缄默。还是船引正之态度严肃地说了几句,译员翻译过来是:“他本人和日军全体官兵,一定按照贵军所规定的一切负责执行。”译完后,杨伯涛再一次点头。于是参谋长吴廷玺起立,宣布:“仪式进行完毕!”船引正之等后退三步,向杨伯涛鞠躬敬礼,即转身出礼堂,离开十一师司令部。日军投降,中国军队受降仪式胜利结束。

奉献晚年

抗日战争结束后,国民党军队缩编,胡琏的十八军于1946年3月缩编为整编十一师,杨伯涛所在的十一师缩编为十一旅,他继续担任旅长。他又跟随国民党打内战,所在的部队开赴鲁西南,先后在钜野县张凤集、龙固集,江苏宿迁、鲁南、鲁西、大别山与中国人民解放军作战。杨伯涛于1948年7月接替了胡琏之职任整编十一师师长。同年9月,整编十一师恢复十八军番号。10月,他被提升为十八军军长,列入黄维十二兵团,开赴淮海战场。12月15日,黄维兵团在淮海战役中全军覆灭,杨伯涛也在双堆集战斗中,被中国人民解放军俘虏。此后,他被送到中国人民解放军教导队学习。期间,杨伯涛专心撰写了《美军战术之研究》一书,成为中国人民志愿军赴朝抗击美国侵略者的极有价值的作战参考资料。1953年解放军教导队解散,杨伯涛受到党和政府的特殊优待而未经军事法庭审判,1959年12月4日第一批获特赦。1959年12月14日,周恩来总理、陈毅、习仲勋两位副总理,还有张治中、傅作义、邵力子、章士钊等亲切接见了杨伯涛等人。周总理逐一询问了杨伯涛等人的身体情况及家属情况。然后又严肃地作了讲话,讲了“政治、思想、实践、前途”四个方面的问题,使在场人员均受到极大的教育与鼓舞。根据周总理指示,杨伯涛被安排在全国政协担任文史专员,专门负责由全国各地征集的军事史料,每年审稿500多万字。他得到党和政府的特殊优待,心情舒畅,常把家里也当成办公室。他除专心收集整理文史资料外,还认真著书写传,期间,杨伯涛著有学习毛主席军事著作:《记解放战争蒋军的覆灭》、《杜聿明将军》、《陈诚军事集团纪要》、《杨伯涛回忆录》等。

1964年国庆时,毛泽东、刘少奇、宋庆龄、董必武、周恩来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署名下请帖,邀请杨伯涛等人参加国庆招待会。杨伯涛双手捧着这张瑰丽闪光的柬帖惊喜万分,他把这张柬帖一直珍藏在身边。从20世纪80年代以来,他担任第六届、七届全国政协委员、黄埔军校同学会对台联谊会副主任、民革中央监察委员会委员、祖国和平统一促进会委员,全心全意做为实现祖国和平统一的工作。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对台部经常不定期邀请杨伯涛根据政治形势发表讲话,向台湾军界、政界等宣传共产党和平统一祖国的方针政策。

杨伯涛不仅为和平统一大业作出重大贡献,而且还时刻不忘关心家乡的建设和教育发展,于1994年,他带动社会各界捐资修建芷江抗日战争胜利“受降纪念坊”,还捐资3万元成立芷江“中小学助学基金会”,并担任名誉会长,又捐资1万元建起了“芷江第二幼儿园”。2000年因病逝世,终年91岁。